欢迎光临中国云龙网!

中国云龙
文艺创作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文艺创作

暗流之暗流在下

来源于: 中国云龙 发布时间:2017-09-12 11:10 发布人:云龙县管理员

杨木华/文 杨锦韫/图

DSC_1044

很多浮在表面的,都是现象。暗流始终在下,隐秘在表象之下。

在那个叫诺邓的古村落,我们沿着村中的石阶小道从村脚一直走到村落中央的大青树下。看那个曾经的提举司衙门,看那些小成一颗印的陡坡上的庭院,看那些饱经世纪风雨沧桑的古建筑,看陈旧年光的气息缓慢散发到尘埃之上。

在一个五滴水的小院中,我被悬挂在房中表面布满青霉的火腿吸引。那些火腿,是上过央视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2》的食材。外观陈旧的霉烟下,是经年时光雕琢的火腿味道。火腿作为美食的一种,我一直喜欢享用,可却不懂制作。在看了舌尖之后我才知晓,那些喷香还需时光来酝酿。我的老岳哥,本是一个腌制火腿的高手,深受纪录片启发,腌制秘籍加入了两年时光这一配方,加上他地处苍山西坡高处,火腿的味道自是不同凡响。我的火腿就全交给他制作,年年腌制,三年一个轮回,那些时光的味道之下,亲情的暗流在涌动。

一路拾级而上,过名叫“腾蛟”的木牌坊后直抵最高处的文庙和玉皇阁。在那里,层级而上的诺邓古村落清晰呈现眼前。自然的村落分布里,似乎有某种秩序在暗处潜藏,可我的目光却发现不了这个规则,思绪也理不清这样的规律究竟是什么。

在庙宇门口照壁旁的大树下,我再一次驻足思考,可依旧没有什么结果。思绪纠缠不清,同行的本地人却说,那个照壁之下,是鬼魂所在,照壁之上,是神仙的居所。一墙之隔,竟是地狱和天堂,那么下面的诺邓村落呢?

在那个美女的叙述中,原来诺邓民居的分布竟有着严格的等级制度。靠近河流的最下面是煮盐的作坊。上一层级是管理者办公和休息地,如大青树下的提举司衙门。最高一层级是孔庙和神仙之地。原来的原来,这一切表象之下,竟是等级的暗流在涌动。那个文庙,是封建时代破例特批建在自然村的文庙。诺邓,因为盐井而经济发展,因为经济发展而兴办文化,文化兴而文人出,进士举人秀才层出不穷,一切的一切,都是从大自然的馈赠开始。

那个高处的文庙,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作为村里的小学校而存在。高处的学校,似乎隐含着“唯有读书高”观念。几年前为了文物的保护与修复学校搬迁了,可这里的修复进行得小心翼翼。那种刻意的缓慢与慎重,正是我喜欢与期待的速度。我最怕修旧变新,最怕那种再也找不回原来的曾经。在高大空落的玉皇阁里,一切都在等待,等待一个更好的修复方案。

学校的搬迁,大约有旅游发展的原因,更关键的是新的竞争早已消弥了旧的等级。新的暗流正逐渐形成,这是充满正能量的暗流,我在参观旧州的“吹吹腔博物馆”时就感觉到了这种暗流的存在。

旧州,云龙的一个乡镇,竟然建有一个大气的博物馆。踏入博物馆,对那些琳琅满目的旧物我一晃而过,却对挂在墙上的几件旧戏服情有独钟。那些需要保护的,那些需要抢救的,都是日渐式微的物事。而在云龙,很多物事不需抢救,民间依旧按自己的方式,在缓慢中完成自我传承,在涅槃中升华壮大,并形成自己独特的魅力。

记得某次到云龙一个乡镇学校参观,每一间教室都有多媒体、电子白板、投影仪,全县每年派出大量教师到沿海学习。政府一年对学校的投入,竟然是我等望尘莫及不敢想象的数字。教育上的高投入,虽然滞后但一定有丰盈的回报。我当时就想,云龙哪来那多钱?几天前在功果桥电站听了管理方的介绍后才知晓,穿过云龙的澜沧江,不仅带来光明,不仅带来温暖,还带来巨额的财政收入,让云龙人享受优质的教育……

江流在低处,学校在高处!在云龙,这不是暗流,而是一种澎湃浩大的正能量流!我喜欢这种正能量的存在,更喜欢他在云龙的不断壮大。

在诺邓文庙前粗壮的黄连木下,古老的风吹过古旧的树,沙沙声依旧,可早已是时代新声。对着渐渐翻出红意的叶片,我对自己说:树叶红时,再来一次,看云龙日新月异,看美好生生不息!

编辑:冬剑

Copyright © 2015 中国云龙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60071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