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云龙网!

中国云龙
文艺创作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文艺创作

【文化云龙】暗流之暗流在旧

来源于: 中国云龙 发布时间:2017-07-14 17:51 发布人:云龙县管理员

暗流,暗处的水流,如一直静默在井底的死水,如某种深藏内心的旧事,如一件尘封多年的故物,在表象之下悄无声息地存在。可没想到的是,暗流也会汹涌澎湃,就在我抵达旧州的时候。

第一次到旧州,一听就喜欢上这个属于昨天的词汇,喜欢这种旧时光的痕迹。介绍的人却说,旧州是曾经的名字了,如今这里改名为功果桥镇。

1

2

功果本是一座桥的名字,和一段抗战的历史有关,和一条叫做滇缅公路的西南大动脉有关,是当年唯一的国际输血线路。为跨越澜沧江,修建了那座简单的桥,为保护桥的畅通,还在岸边高山顶修了炮台。这桥饱经日机轰炸,几断几修,在滇西抗战史上,是一座赫赫有名的桥。可是,我想遇见的时候,却被告知只有一个残损的桥头还在,更多的桥身早已易地修复重建。看不到的桥,淹没在水下的故事,时光把某些怀旧的情感埋到水下,或者随着流水远去,更多的人,只见到蛰伏在峡谷中的澜沧江水。可是,了解这段历史旧事的我,还是喜欢把这里叫作旧州——旧州之名,还有比抗战更久远的暗流潜藏,我不喜欢因一段历史而忘却另一段历史的某些做法,这也是我一直认为改地名是一种传染病的原因。

在功果桥电站会议大厅的窗口向外看了好久,在功果桥镇政府后院的栏杆旁徘徊了好久,我们不得不承认,旧州作为农耕时代云龙县治的所在,确实和这里鱼米之乡的称谓与现实的吻合有关。这里最初大约也不叫旧州,我臆测这个名字在县治搬迁后才出现。云龙,最初叫云龙州,因脚下的澜沧江晨雾如龙而得名。可随着云龙本地盐井的相继发现并兴旺,封建时代传统的农耕让位于专营的盐业开采,县治自然搬迁到了有盐井的一个叫宝丰的地方。县治的搬迁,不仅带走了一地繁华,也拆散了很多显显隐隐的情感。宝丰和旧州的距离,在古代,足够把思念煎熬成相思。一种搬迁,两地闲愁。于是,一个很怀旧的名字出现。关关雎鸠,在河之洲,旧州二字,饱含无奈与沧桑。

3

4

5

这样的旧念,也一直在我的心中翻腾。在启程之时,我给云龙的老同学发出将要到来的讯号。在知晓第一站是旧州之后,内心的狂喜无法言表,因为旧友在旧州,历经二十多年光阴的淘洗,渴念早已酿成微醺的甘醇,等待相聚时刻的痛饮。

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旧州之夜,我在QQ上发了这样的说说:白云苍狗,如梦似幻,云龙梦里,谁会成为纠缠的牵挂?那夜,孤单的心在一个叫“澜沧江大酒店”的客房里辗转反侧,只要闭上眼,那个在桥上听歌的孤单老人,就浮现眼前。

那晚,在镇政府吃过晚饭,我们两个不喝酒的男同胞一起出了大门,暮色苍茫中,三个各怀心事的男人,走向集镇脚下那座横跨澜沧江的大桥,前面的人搂肩搭背,我自然一个人落在后边。

桥头,一个老人盘腿坐在桥栏边,面前的录音机正大声地唱着一首忧伤的老歌:一切都是天意,一切都是命运谁也逃不离……那歌诱发了我内心深处某种情愫的共鸣,很想立即和他共坐喝一杯。可在这人地生疏的异乡,不敢那样放肆地发泄感情,就扶着另一边的桥栏静静地听。一曲歌罢欲走时,下一曲唱响的竟然还是这首《天意》。再次停下脚步,昏黄的路灯下,老人朴素的衣服干净整洁,沧桑的面容里有太多的故事隐藏,可我这个过客的共鸣仅仅抵近那个故事的表象,无法窥见情感的内核。他年轻时错过了什么吗?我心中的那个久远的人突然就那样浮出来,年轻时的事本不忍回忆,这样情境下的怀想更让人潸然泪下。不知道多年之前的那个她,多年之后是否安好。天空似乎有点雨,我踽踽独行在寂静的桥上,路灯拉长了我的身影。对影成双人?可是,那些连影子都不算的往事,让人情何以堪?

多年之前,苍山脚下,洱海之滨,喜欢过那个旧州女孩,似乎有某种两情相悦的可能,只差一步,我就可以在崭新的故事里怀念青春过往,可仅仅是某种刻板,让一种情感在青春年少的心中埋葬。后来的后来,当我们走入不惑之年,同学聚会风生水起,我们也随着潮流多次聚会。每一次别人无法觉察的落寞里,其实都是她不曾抵达的忧伤。好在终于有了她的联系方式。于是,在虚拟的网络世界里,我们真实地相遇。知晓了彼此的世界,知道了过往岁月中彼此的艰辛。她终有福报,而我一颗不安分的心依旧在飘飘荡荡。想着从虚拟中走入现实,可是,在旧州的夜晚却孤灯独对……

6

7

8

徘徊桥上,往事迷离中,路灯竟然随着我的脚步相继熄灭了几盏。内心一紧,这是什么神秘的预兆?转身从桥中央慢慢回返。桥下,灯光在平静的水面拉出一道道长长的光线,听不见任何水动波起的声息,可我知道,平静的下面,一定有暗流涌动,碰撞,摩擦,回旋,厮打,每一个水分子都在说服对方:风生水起还是沉静安然。

旧州之夜,没有她的任何消息传来。

在云龙的最后一个夜晚,她独自前来见我,二十五年的思念,不想与第三人分享。那晚,对坐回忆,倾诉那些旧旧的时光。我给她讲在旧州桥上的遇见,给她讲那首“一切都是天意”的老歌。我们都在命运的暗流里浮浮沉沉,可那些怀念,只能停留在当年。没有更多的私密故事生发,一切都是预料之外的平静,我们用长长的相拥告别那些旧时光,此去经年,我们在彼此的世界各自安好。

云龙旧事,一笔勾销。

文:杨木华

图:张建东 吴曌宇

此消息来源于微信公众号“云龙关注”

编辑:冬剑

Copyright © 2015 中国云龙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60071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