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云龙网!

中国云龙
文艺创作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文艺创作

【文化云龙】沘江长调

来源于: 中国云龙 发布时间:2017-05-10 11:35 发布人:云龙县管理员

面对死亡的话题,突然措手不及:我从未

对此做过准备,即使每年清明,都回故乡

刨刨自己的根……面对烈火中的重生,方法陌生

以及庞大的墓群,我的震惊

不亚于发现井盐的羊倌。如若生命可以再久一些

我想顺着时间来的方向退回去

从死回到生,从大地之下走向河流深处,哪怕要搭无数归桥

——题记

1

每个人从出生,就开始迈向死亡

区别。仅是过程

(踩着湿漉漉的青苔,走向未知墓园时

这个想法变得强烈起来,我感觉自己正走进

一个强大的磁场,一级级,氛围越来越凝重)

死亡。终点。任何生命的句号,但灵魂和精神还存活着

在割舍不断的血缘里,延续

火葬墓群:想逃离却又止不住走近的地方

……我恐惧,墓碑跳进梦里,搅乱我念的坚持

他们用生命把荒野建成村庄,用血脉填充顺荡

——是符号,是生命的句号,是历史的顿号

是时间的记录簿,有佛教密宗盛行的轨迹

一副插画,展开六百年顺荡(或整个云龙对外交流的频繁与深度)

墓碑。背面。佛顶尊胜陀罗尼神咒。让亡灵得以超渡,安息

要如何扒开那熊熊烈火,看清亡者面容

寻找新生的灵魂

肉体消陨,灵魂重生:这是对佛所有的信仰

跨度,一百四十五年

墓群逐日壮大,密宗渐次衰落

墓碑上:文字。图案。装饰。

变化。阐释。逐渐被儒、道文化所取代的密宗文化。

我听到风和水混合的呜咽

恍如一阵阵诵经声,安抚着亡灵

(哦,这声音来自沘江,六百年,沘江安静地守护着古墓

守护着整个顺荡的安宁)

梵文:翻过高山,绕过江河

从彩凤桥传来,在顺荡落地生根,繁盛之后衰落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通:往兰坪、鹤庆、丽江、剑川……

明朝。单孔伸臂式木桥

遇见沘江最有诗意的呈现

多不凑巧,没遇上藤条的蜕变(大火中坚韧的过程)

但,秋天,亲手触摸松水藤桥,细看经纬交错成网

指尖从每一根藤条上抚过

就像抚过自己三十年的光明,把纠缠不清的记忆重新编排

三十年的藤子,三年的桥。(三十年攀附,渡人三载)

一条江竟是无数藤子最后的归宿

之外,无数其他把一生也交付沘江

藤桥——溜索——钢桥——吊桥——拱桥

延伸。不同的归路。叙说。历史拼图

桥。结。结点。连接古今,栓住两岸

拴住相聚相守的日子

(此刻,就在沘江之上,藤条之怀

两个人,撑一把红伞,像一场婚礼

当镜头高举,所有的目光一起望向藤桥

这一场假婚礼被拍得如此逼真

不知有谁看清了红伞下

我羞涩的红

沘江。将一切倒影紧紧抱住,包括我,以及我们

藤条相互缠绕,像一张悬挂的渔网

而我愿意成为被你捞起的那条美人鱼

演绎一段缠绵的爱情

坚韧而长久)

2

太极图:一边泾渭分明,一边有序混搭

村庄。农田。

……分明和混搭指的是村庄和农田,相比之下

我会选择庄坪的分明:我喜欢静静的原野

秋天的色彩。(未熟透的青,待收的金黄,收割后裸露的红)

农田,画师手中的调色盘,横竖的格子里

躺着季节的颜色:这虽只是部分

却占据了整个视野,喜欢碧绿之上的云雾缭绕

喜欢那纯粹的安静,这让我想起童年。秋天——

故乡,母亲,日子。那时,总在稻田里歌唱,舞蹈

一直到夜真正来临,直到把星星跳上夜空

太极图:沘江长久的睡姿

就在西南半山的亭子里,我看到

道者。拂尘轻轻一划,画出了庄坪和连井坪

出云龙。生太极两仪。阴阳。平衡万物,相互对立

不可分割。男女。阴阳。相互吸引

从而产生爱情。太极图里的沧海桑田

三太子与美丽的姑娘永世相守,一代代流传

太极。宇宙最原始的秩序状态。道家不可分割的整体沘江就生活在道教精神里——如此说来

沘江也是一条充满禅意的河流

也同样形神俱存,永生不灭

虎头山和玉皇阁(道教建筑群)

占据阴阳鱼的两侧,三者“天人合一”

阐释了太极派生万物的本源

活在里面的人遵循着道法自然

3

咸:沘江永远冲不淡的情怀

深深的烙印,从盐井深处流出心事

那一片片嫩红(透亮,让人垂涎欲滴)的火腿,曾经过缅甸、印度、越南,在丝绸之路上留下香味

而这香味出自诺邓,源自于盐

诺邓。盐井。汉朝,沘江流域的比苏县(因盐闻名中原)

明代,五井盐课提举司上缴中央的盐课银达38000两

追溯历史,仍然清晰的片段:盐,马帮,古道

“千年古村因盐而来”。诺邓的繁华

应该从闻名遐迩的云龙五井说起

诺邓井、天耳井、大井、石门井、雒马井

五井所产的盐供应着滇西乃至缅甸北部一带地区

明政府曾设置了“五井盐课提举司”

云南四提举司之一:四之一

足以见证其重要和不可或缺的地位

曾经有络绎不绝的马帮,从云龙出发,沿着盐(茶)马古道

将这里的盐运送到腾冲、保山、大理、缅甸和西藏各地

——比起复杂的抽卤,制盐的过程相对简单

提取出的卤水,分到灶户

煮成盐后教到盐局,盐官再把盐分到各地

东到大理、昆明,南至保山、腾冲

西接六库、片马,北连兰坪、丽江

形成放射状的辐射带。太极,盛极而衰

诺邓同样绕不开,繁华之后的,衰——落

村庄。一群群人,顺着时间在屋子面生老病死

诺邓。叠加。院落的叠加,台阶的叠加,时间的叠加

历史的叠加,叠加,在这里活起来了

一级级(有序,无序,一根时间轴是诺邓全部的历史)

民居、庙堂、殿宇、牌坊、会馆、府第无序地排列在时间轴上

碑石、楹联以年单位,把古旧时间重复

……被时光淘洗之后的村庄,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就如

一个年迈的老者,缓慢的喘息,安静

似乎已经从中国的版图上消失了,但又突然在一夜之间

像孕妇分娩,这个千年的古村落又开始沸腾

岁月,在诺邓的建筑上刻上了一道道印记

(村庄被赋予了更多历史性)生活在里面的人

一代代把生活记录其上,台阶走得光滑

门槛。石墩。被年岁雕刻,深凹进去的是一代代人的传承

(家族血脉,制盐工艺,腌制手艺,清白传家)

仿佛只有时间才能证明沧桑:诺邓就是一个

有着沧桑特质的村庄,经过时间的沉淀和洗礼

曾经的繁华渐渐渡上了岁月的墨色——汉、唐、明、清

诺邓在朝代的更替中存活了下来,就像一部

复杂又简单的历史书籍(复杂的历史变迁,简单的村庄生活)

每一个院落都是重要的章节,书写着诺邓的繁盛和衰落

两千多年后又参与和见证了诺邓的兴起

也只有时间足够久才会被说成历史

(五百年?一千年?)已经足够几世轮回,在这样的轮回中

诺邓不断扩大了外延,村庄逐渐丰满

撒一把井盐,诺邓就有滋有味……我慕名而来,想要看看

那两千年的风雨洗礼过的村庄,想要尝尝雪白的咸味

再走一走层叠的台阶,走进一个院落终老

两千多年(确实很久远)以来,小小的诺邓

演绎着周易,“盛极而衰、否极泰来”

这也是我说沘江是一条带有道家思想的河流之故

正如它那自然形成的太极图,那是河流内涵的外在表现

彩凤桥

一个眼神到底要看穿什么?我该如何

解读那一眸子的纯情,透过黑色的眼珠

我触摸到那种渴望——远处,再远处

光的落脚点,满河的忧伤(要撇开些什么,才配与你对视?

那大概只能是一双婴儿纯净的眼

可,一不小心,那滚烫落入我的深谷

我要如何走出你的绝望,捧一束阳光

嵌入你的眼帘,让你每天都流出炙热的笑)

若不是此刻,我叫着沘江的名字醒来

谁会相信我梦见过这条河流,以及写给河流的祭文

一条河流要淌过多少曲折才能到达目的地

要经历过怎样的磨难才算功德圆满

那就沿着沘江寻找:我没有到过羊路山,不得见

一条溪水壮大的过程,有名却不闻名,这就是沘江

我没有见过沘江在兰坪县内的流淌

但是,此刻,我就站在沘江的岸边

伸手就能触摸到,触摸它的与众不同

(那是一种坚毅与隐忍)我甚至

闻到了铅锌矿和盐的味道,当遇见其它河流时

它是该自豪还是自卑,失去了

河的清澈本质,却换得两岸村庄富庶

由北向南,两个县,七个乡镇

比起其他河流,沘江的生命是短暂的

但不得不承认沘江是一条伟大的河流:它用

那叫江而不是江的身躯,养活了14万多人

白族、普米族、傈僳族、怒族、阿昌族

一个个村庄,沿河绵延。它洗涤着五大盐井

托起了一座座桥梁。(它蜿蜒出道法自然的太极图)

里程里,收获

沘江的内敛,以及宠辱不惊

即便:流经全国最大铅锌矿区

即便:它怀抱着千年白族村以及千古盐井

即便:守护着顺荡火葬墓群——这些即便

随意挑出一个就能在沘江流淌的滇西站稳脚步

甚至更辽远的疆域。但从未见过沘江炫耀的姿态

甚至将锋芒一收再收

我:站在江边,站在桥上,站在更远的亭子里

不论每个角度都能看见洪水之下的掩埋着的辉煌

水面在光的侵扰下左右晃动

我:陷落在一缕来自西方的微光中

经过石头的水珠,一滴,一滴

(如血液般温热,包围着整个我)

沘江,拥有过繁华,也尝试过落寂

这也正是这条江的曲折和磨难

有那么一刻,我甚至

把沘江当成了漾濞江,把青云桥当成了云龙桥

它们都在滇西腹地走村串寨

把一个个零散的村寨串联起来,而最终

都把自己交给了澜沧江,照亮着万家灯火

(在许多外人看来,云龙桥应该在云龙

而云龙恰恰没有这个名字的桥)

一座桥,像月老的红绳,把漾濞与云龙栓在一起

因此,踏进沘江时才会如此亲切与自然

就像走进一条自己的河流

我的河流:我从不曾真正拥有过任何一条河流

哪怕是门前的小溪,也不曾属于我

即便某一条河流曾经属于我,那也只是

几块石头隔出某个水潭,我能征服的范围很小

其余的都交给了自然,任其朝着目的地日夜奔腾

——不仅沘江,每一条江都有自己的使命和宿命

作为一条江,本该一生纯净,而沘江

既不能拒绝矿,也不能排斥盐,这就是沘江的宿命

(看似无奈,却是包容,包罗万象)这是一条江的使命。

长生不老真好

(不老的桥。不老的村。不老的沘江)

因为沘江,青云桥、惠民桥、安澜桥、双龙桥

以及很多不重名的桥,一座座出现

这些长生不老的桥,使得云龙

有了中国国家地理“云龙归来不看桥”的评价

一个地方因一条河流富庶,因为桥梁而闻名。

沘江有太多秘密,才会长在秘境云龙

那些秘密(隐藏在桥梁的背后。种植在沿岸的村庄)

(提炼成盐。被腌制成火腿。散落在庭院中)

说穿了这些,我看到沘江激动的浪花

枕着浪花入睡时,正是昨夜

梦里涛声滚滚,脚下桥梁密布——顺着桥延伸的地方

一群人。赤脚。走进沘江的深处。而我,正拿着画笔画下那一群人

文:吉海珍

此消息来源于微信公众号“云龙关注”

编辑:冬剑

Copyright © 2015 中国云龙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60071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