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云龙网!

中国云龙
文艺创作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文艺创作

远山的火把

来源于: 中国云龙 发布时间:2017-03-09 20:42 发布人:云龙县管理员

□  黄 忠

1478073684911_48-46-FB-0B-85-E1

每到开学季,各种送子女报到的图片在网络上疯传,也遭来不少的谴责和争论:“一个父亲背着沉重的行李,手提袋子,女儿却打着太阳伞,喝着饮料,悠闲地跟在后面,两者形成鲜明的对比……”  

回首二十年前,我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师范,离开了故土,踏上了外出求学的道路。每次开学父亲都会送我,那送别的一幕幕,至今还历历在目。

我家离县城有8公里的山路,当年从县城发往下关的班车只有早上7点这一趟,错过了就只有等明天了,每次开学为了省下5元钱的住宿费,母亲凌晨3点就起床,蒸一锅馒头,为我准备早点和路上的点心,煮上几个鸡蛋,炒上一袋炒面,给我带上一罐火腿等等,为我收拾好行囊。4点我准时起床,简单吃过早点,拿起父亲早已在灶台上装备好的两把火把,背上一把,点一把,父亲则背上装满家乡味道的牛仔包,道别母亲,我们父子开始往县城赶。

沿着崎岖的山路,明亮的火把像在夜空中划过一道流星。我低头走在前面,父亲跟在后面,不停地踩灭掉落的火星。不一会,父亲已经喘着粗气,不停地提醒我到外面要注意安全,认真学习。我不停地答应父亲“嗯嗯”,我知道父亲不放心我独自一人在外。也许是我们火把的亮光和交谈声 ,惊动了熟睡的山雀,扑啦啦,飞离了树枝,并不停地惊叫着。翻过一道山梁,火把已经将燃尽,我点上第二把火把,父亲将肩上的行李包松了松。我想和父亲换一下,可他执意不肯。这时我发现一滴晶莹汗珠从父亲额上滚落,父亲微驼的背,花白的头发,深深的皱纹,在火光的映照下更显得苍老,我也懂得父亲为了供我读书,每天上山砍柴,早出晚归,付出了他的全部,可这时父亲心里是甜的,我非常努力,也很听话,这也许是给他最好的安慰。

转过一道山梁,县城已在山脚下,远处昏黄的路灯若隐若现,许多人还在熟睡。这时天边已出现鱼肚白,脚下的山路也开始变得清晰起来,第二把火把也将燃尽了。我们两父子处理了火把,沿着小路继续向县城赶,临近县城,只有早起的屠户在收拾着今天要卖的猪,父亲让我换下“解放牌”胶鞋,穿上进城的石林牌运动鞋,把沾满灰尘的胶鞋放入塑料袋,我们借着灯光直奔车站。

赶到车站,班车已开始预热发动,三三两两的乘车人开始赶到,父亲将我的包安放好,拿出自带的凉开水放在座位上,并再一次叮嘱我注意保管好自己的财物,到了学校记住给家里写信,我一一答应。父亲转身回去,手里提着我的胶鞋,昏暗的路灯下,孤独的身影,父亲显得更加苍老。此时朱自清《背影》里父子相送的情景又一次出现在我的脑海中,父亲的背影远去,渐渐地消失在茫茫夜空。我知道父亲又要走两个小时的山路赶回到家,继续上山砍柴,为了一家的生计,也为了下个月生活费按时寄到。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我更加坚信我的方向,也更加深深地懂得父爱。

岁月如梭,二十年的时光一晃而过,父亲已年近七旬,每次放假我都会回家陪陪父母,遥望远山崎岖悠长的山路,一对父子点着火把,踏上艰难求学之路,远山的火把一直在我心中燃起,也照亮着我前进的道路。

图片摄影:尹云彬

编辑:冬剑

Copyright © 2015 中国云龙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60071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