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云龙网!

中国云龙
人文景观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人文景观

旧梦长春坡

来源于: 发布时间:2016-10-25 00:00 发布人:

◆ 李雪萍

  人总是容易被某些物事的名称误导,而产生先验的第一印象。就像长春坡——第一次听到这个地名的时候脑海里泛起的第一个概念就是:那里是不是很绿很绿,花多、树多,四季如春呢?

  而眼前的长春坡,隔着河,坐落在长新乡政府对面一个半山腰的台地上,从传统风水的角度来说,那里正好是一把靠椅的正中央,风水绝佳之地。可其实,“长春坡”只是一个汉译的名称,是现在文字材料中使用的地名。用白语来讲,那里并不叫“长春坡”而是叫——“倚措波”,直译过来,大致是“过渡的地方”,也就是渡口。在一个传说里,“倚措波”,又叫“藏船坡”。说从前,在这里还是渡口的那个年代,人们划船渡到对岸后,四面高山,船只无处安放,又怕丢失,就找到这个地方把船藏好,一来二去,这里就成了“藏船坡”。这下,因名称而产生的地名释义就对应上了。顾名思义,无论是“藏船坡”还是“渡船坡”,定然与船有关。可环顾四面,这是一个干燥的山坡,山坡下虽然河水滔滔,但深度却可凭人涉水而过,哪里能载舟而行?更别提有船的影子!

   心中存下许多疑问,要想解开,当然得到村里探个究竟。

  正是冬日的下午时分,慢慢走近长春。长春坡是一个大村子,村舍密密地挨着,老屋层层叠叠,颇有古风。村里行走的人不多,不知是外出干活去了还是在哪里歇着。阳光浅浅地照得人很暖和,徜徉在古旧的巷道里,看头上天空在房檐的切割下蓝成一条缝,一两只家雀扑簌簌飞过,丢下几声叽啾。在房前屋后转了一阵,也不知到了村子的哪个方位。路上恰遇一个牵马的人,就跟在后头拐进一条小路。虽是路,却也只是比两侧房屋的滴水略宽一点点。转了几个弯,眼前忽然现出一处大宅院来。一眼看去,宅院比一般老屋高大,长长的屋墙、墙上一排排木窗、耸立的门楼上雕着繁复的花,从墙上的斑驳痕迹能看出有一些建筑已被拆除,整个院子当初应是有几个跨院。在这样的坡地的山村能够有如此大的房屋,肯定是个大户人家。虽然大门紧锁,门口长满杂草,但却难掩当年赫赫威风。这样的老宅,定有很多故事,是什么样的故事让一个兴旺的大家此刻凋门闭户呢?举着镜头一边唏嘘感叹,一边加深了对探密村子的欲望。

  走尽小路,终于到了一条相对较宽一点的道,但仍不能行车。除了宽度不足以外,主要原因还是由于村中所有的路道都是上台下坎,只够人行马走。就在路边上,一扇半掩的门里,我闻见豆香——该不是豆腐坊吧,我说。推开门,果然是一个大姐正在做豆腐,一锅浓稠的浆水在灶上煮着,一锅先出的刚点下卤,在大桶里等着凝固。欢叫一声“可以吃豆腐脑了”,大姐却说,才刚下的卤,还盛不起来,要等一会儿。正在这时,又看见大姐桶边的土窗外浓烟冒着、肉香飘来,大姐笑说隔壁人家正在杀猪,你们可去那烧肉吃,豆腐脑得了我叫你们来吃。带着新奇感,转过路口,就到了杀年猪人家的大门口,终究没好意思进去,就在门外拍照,照着照着,觉得哪里不对头……镜头里那个烤肉的人怎么这么眼熟……哈哈,原来是一个老同事!拍照竟拍到到他家门前来了。这时,同事也发现了,大家意外得都大笑起来,于是一阵热情的邀请,这门就进得自然了,满院都是人,烧烤的、在灌豆腐肠、香肠的。寒喧过后,我开始向家中的老人询问这个村名的由来,还有那个大宅子的事,老人用我不太懂的白族话,说了个大致:传说中,沘江古代水量是很大的,而这个村里的人就以船过渡并且渡人,所以人们都把这个村叫做“船村坡”,直到后来修了桥,船才不再使用。原来真的是“船村”。而那个大宅子,果然过去是地主的家宅,家里很富庶,后来被没收了房产……吃了两三块肉,谢绝了主人晚餐的盛情挽留,回到豆腐坊。大姐已经备好了盛器,豆腐脑舀了两大碗,也决不肯收钱。这样一晃,时间已然不早,匆匆地又转了几个地方,看了村子的全景。其实那天村里宰年猪的有好几家,家家都热情不已,百般邀约,对无意闯入的陌生人也这样热情,正是纯朴的山地民族一贯的民风。在这样的年代,我亦不由心生感叹。

  风雨悠悠,长春坡下的安澜吊桥在岁月的摆渡下,也慢慢终结了作为交通枢纽的作用,而褪变为一个景观、一件文物。

  如今,沘江水一年比一年小,沘江再无行船,古老的船村坡已经在岁月中慢慢湮没了它的本来面目,但传统中留存下来的那些民族记忆却从来未曾走远,并仍一代代继续着它的传承路线。长春坡,将永远长春。

   小贴士:其实,比起在河上渡船的传说,沘江上至今还在发挥重要功能的一座座桥梁才是历史的铁证。云龙素有桥梁博物馆的称谓,沿着沘江流域,分布着大大小小的各类型的古桥42座。2014年沘江古桥梁群被公布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这些藤桥、吊桥、拱桥、廊桥,几乎可称是一部古代桥梁的发展史。在那个以马帮为主要交通工具的年代 ,桥就是人们对河流的最大征服。这几十座桥梁半数以上分布在白石、检槽、长新三个乡镇,长春坡脚就有三座,一座叫通京桥(云南同类型桥中单孔跨径最大的廊桥)、一座叫永镇桥(拱形完美如彩虹的廊桥)、一座叫安澜桥(铁索吊桥),而船村坡渡口的终结就是因为有了安澜桥。

编辑:冬剑

Copyright © 2015 中国云龙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0201481号 滇公网安备 532929025329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