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云龙网!

中国云龙
人文景观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人文景观

峡谷的晚上

来源于: 发布时间:2016-09-14 00:00 发布人:

◆ 杨卓如

  小村依偎在澜沧江西岸。阔大的芭蕉叶片挨挨挤挤的连在一起,芭蕉林是翠绿色的;高高的木棉树在江风中招摇,是火红的;滔滔汩汩的澜沧江水在蓝天白云下流淌,是蓝蓝的;而小村袅袅的炊烟,竟像一朵朵水墨画的牡丹,给小村的傍晚平添了一抹诗情画意。

  夜幕渐渐地从峡谷两旁的山峦遮盖下来,淡淡的暮色中,我看见农妇低矮的房屋浓重的影子,以及影子中那一点恍惚如流萤的灯光。江风一波一波,汹涌澎湃,如大雨瓢泼,又如江河奔腾。四下里凤尾竹浓重的冠影,如江风中的狂涛,随着风的方向踊跃奔突。细弱的灯光在汹涌的夜色和狂怒的风涛中,飘飘摇摇,断续欲灭。我坐在江畔的风中,被汹涌而至的暮色围困着,在冷冽森严之中,遥想着远处灯火灿烂的城市里,正在荧屏前欣赏五光十色节目的人们,体悟同一片天空下的天壤之别。

  江风汹涌地挟裹着铺天盖地的夜幕,披头盖脑地淹没了小村。我披襟岸帻,站在岸边的高阜上,沉默着,心潮却随江涛起伏。狂风掀起我的头发,迎风飞扬。剩下的风见缝插针,从各个可能的角度钻进我的衣服,鼓荡出惬意的凉爽,鼓捣出一些声响。星星被一阵风从天上抹去了,留下一块无边无垠的黑板遥遥地覆盖在峡谷上头。

  这样狂风劲吹的夜晚,鸟兽虫鱼早就蜷缩在巢里,不敢露头。寂静的村寨里,呼啸的风声衬托着寂静,增添着冷冽,使得夜色更加黑暗,更加神秘。只有恍惚的一点一点灯光,在狂风间歇的缝隙里,从远近模糊的黑影中透出一些迟迟疑疑的光。村寨夜晚里常有的狗叫声,也在这酣畅的夜风和迟疑的灯光中泯灭了。

  偶尔有一片、二片的树叶,被刮落下来,弄出一些细微的响动。我猜想,那一定是木棉树的叶子,绿中带黄,甚而有些干枯,是生病的叶子。因为只有木棉树阔大的叶子,才能在夜风中弄出那么大的声响,让坐在高阜处的我也能隐隐地听到。澜沧江畔气候炎热,很多树木都是不分季节,四季常绿的,只有木棉树,在落光了叶子后才能开出红红的硕大的花朵。在澜沧江畔,木棉树比比皆是,而木棉花是最能牵动人的情感的,红艳、热烈、大气,给人以振奋与鼓舞。尤其在这样的夜晚,几片萧萧而下的落叶中,催生出一树如火的春光,真的让我激动了。

  年轻人都走了,到城里打工去了,去寻找他们所憧憬的生活去了,所以夜风里没有孩子的吵闹声。牲畜们在草棚里咀嚼着草料,发出窸窸窣窣的咀嚼声,极其细微,更添加了村庄的静谧,静谧到听不见一丝一息生物的声音。只有风,只有树,只有夜暮中点点的星光……

  我坐在石头上沉默着,感受着江风的温柔与细腻,力图思考这静静的江水,静静的月色,静静的山峦,静静的村庄。我想,这就是诗。我在风中想起从前的村庄,从前的夜晚,想起我所生活的城市,想起远方,想起诗歌,甚至还想到了生命与死亡。我想到了诗人在城市的闷热中听着空调的鸣叫,绞尽脑汁地写下高山、峡谷、麦田和稻草人,还有田野的风,茅屋窗前的雨,我看见他用保养得很好的圆润光滑的手写下劳动的真相。而当我面对这澜沧江畔如诗如画的夜晚的时候,忽然感觉到只有村庄,静谧的村庄,干净的村庄,才能容纳诗歌的自由的灵魂和放荡不羁的脚步。

  又一阵江风袭来的时候,我站起来,走向芭蕉林中的小屋。峡谷的星光,是那么的神秘,深邃,诱人。

编辑:冬剑

Copyright © 2015 中国云龙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6007192号